分享: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

2020-01-05 11:02

54岁的钱女士住在九堡的城中村,她和村里几个要好的小姐妹一起,是城东戏曲艺术团的铁粉。这是一个公益艺术团体,主要在城东表演越剧,只要艺术团有演出,钱女士就自费当司机,带上要好的小姐妹,一场场追着去看戏。

小姐妹里,年纪最大的80多岁了,其余几个也都六十来岁,最年轻的钱女士俨然是主心骨,除了组织大家一起追“爱豆”,平时有空还会去看“爱豆”们排练,端茶送水。

上周,钱女士给快报85100000打来电话的起因,就是剧组台柱之一前几天感冒了,说话都艰难的情况下,强撑着把一出戏唱完了。“前面排练的时候我去看,她戴着口罩不说话,一问原来是感冒了,嗓子疼得话都说不出来。”到了真正演出这天,按钱女士的说法,台柱的嗓子听上去“声音就不对”,却依然坚持演完,台下的钱女士心疼得“都有了送水上台去的冲动了”。

钱女士说,这个公益艺术团,免费进社区公演,每年都来,从不间断,附近几个小区轮着演,“他们演的是越剧,我们都很喜欢看,都是露天演的,大冬天的,演员真的很冷,很辛苦,看的人很多,我们老年人都很喜欢”。

我联系上城东戏曲艺术团的团长徐浩兴,他说春节前的演出都演完了,不过他们现在每周还定期排练,可以过去看看。


团长徐浩兴:

演员没有出场费

只要给份盒饭就能演

每周星期一和星期五,是曲艺团定好排练的日子。我周一这天去排练的现场看,一块小小的场地里,挤着三十几号人,大家坐得满满当当,气氛欢乐,里面还有个不到两岁的小朋友,一问,奶奶也是成员,舍不下排练,又要管孙子,干脆把孙子带来呗。

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

排练从早上9点开始,到下午3点,中午一人一份15元的盒饭,徐浩兴觉得挺好的:“我们这个年纪都喜欢吃素了。”

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

徐浩兴是这个团的发起人,主心骨。他退休前一直喜欢吹拉弹唱,退休后自己想办法搞起了这个团。2016年7月正式成立,刚开始时团员只有10多个,现在核心成员已经有30人左右了。

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

既然是个公益社团,演出人员当然就没有出场费,最好的情况下,可以拿一点“志愿者补贴费”,人均70元。一般情况下,只要给份盒饭就能演:“唱唱弄弄一个下午,大家都不是奔着钱来的,真心就是因为喜欢越剧,演得好,心里有成就感。”

团员们都是不用开工资的,但是一开始,团里没人吃得消拉二胡这个活,只能外面请了个师傅,这是要钱的。徐团长原来也有点二胡底子,二胡师傅拉一阵,要去外面抽个烟,这时候就叫他顶岗。顶得次数多了,他胆子渐渐大起来了。正好,这时候有家艺术学院组织了一次公益学习,他去学了一个星期后,感觉自己技术有了很大进步。第二年,他开始拉整场,得到了团员们的肯定后,他就和二胡师傅解约,自己顶上,节约了很大一笔人工费。我问他水平怎么样,他说,团员们夸奖他“你的胡琴唱惯了,人家的琴我们唱不进了。”

比较遗憾的是,我去的这天,那位台柱子生病了没来,徐团长说,“她感冒感得话都说不出,我们都已经准备好演双簧了,让B角在台下唱,她在台上对口型,最后她还是坚持下来了。”

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


小生陶建玉:

我有一个登台胜利剧院的梦想

陶建玉今年六十挂零,老家在绍兴,去年家里在杭州主城区买了套房子,逢到排练,就从市区开车赶到城东。为了节省时间,她是家里化好妆出门的,看到她的时候,就见到一个“梁山伯”穿着红色羽绒衣、拉着行李箱,正在过马路。

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

陶大姐从小就喜欢越剧,在娘家的时候又苦又忙,嫁到夫家么生儿育女更辛苦了。直到退休后,日子好起来了,也有空了,就加入了越剧团。

她不满足于自娱自乐,去年还去老年大学报了越剧班,专攻越剧。陶大姐数给我听,星期一形体课,星期三唱腔课,星期五么练习。

学回来的东西,陶大姐向剧团里的姐妹们“展示汇报”,大家互相交流:“我是一个小生的模样,我的嗓子适合范派和尹派。”

陶大姐心里有个梦想,她先后和浙江越剧团、浙江小百花以及浙江艺校的老师们学过艺,老师们鼓励她:“趁年轻,去胜利剧院登个台,正式演一场!”

她如今的家境,去剧院自费演一场的费用对她来说不是问题,但她觉得主要还是水平,她打算再提高一截,就要去实现这个梦想了。


花旦何来娜:

做微商的钱拿来置办行头

一套好一点的戏服两千元

何来娜老家是富阳新登,她骄傲地和我说,“越剧宗师徐玉兰老家噢!”

何来娜的唱腔,听上去就比较到位,她告诉我,她特意去越剧研究会、艺校、民间剧团培训过,“我记得非典那年,浙江卫视的更生主持过一次戏迷擂台赛,我拿过奖的。”此外,嵊州越剧基地的擂台赛她也拿过金奖,进过总决赛。

何来娜是花旦,“我主攻傅派,王派、吕派、袁派也都可以唱,只有戚派不行,反差太大,容易变嗓。”

不唱越剧的日子,何来娜是一个时髦的“微商”,她说她自制的笋干酱味道非常好,杭州很多越剧迷都吃过她的笋干酱。

做微商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何来娜豪气地砸在行头上。她告诉我,好的真人头发做的发套,一个就要四五千元,她花了好几年,攒了三个这样的头套。

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

服装也是一笔大开支,“差一点的两三百元就够了,好一点的两三千元都不止。”

何来娜买的都是一千多元毛两千的戏服,她说:“到了我们这个年纪,不能和小姑娘比了。小姑娘随便多少元的衣服穿身上都是花一朵,我们就一定得买好的、贵的,到了靠衣服衬托人的年纪了。”

我突然就想起了如今流行的cosplay、汉服,其实啊,何来娜她们,不就是cosplay的先驱么?


超级票友郭平:

这样的日子比单纯做生意有意思

家里也很支持

郭平是做建材生意的,我叫她“老板娘”,她哈哈笑:“这里好几个老板娘噢。”

郭平的店在下沙,主要做木材,听说我没有房子要装修,觉得挺遗憾:“本来么要用木板就来找我。”

做生意的日子,她每天朝七晚五店里扳牢,碰到要排练了,就一早先把事情都安排好,委托家里人帮她照看店面,等到下午3点钟排练结束了,赶快回店里把落下的事情都补好。我问那这样会不会耽误做生意?郭平说:“肯定有影响的呀,做生意么,都是电话一个接一个的,反正一天到晚有事情。”

郭平主要唱金派,她说自己和团里几个高手比,水平不在一个档次上,“我其实不是很懂,就是喜欢。”本来自己给自己打工,就已经没啥休息天了,再这么一唱越剧,越发没有休息的时间了。但是郭平觉得这样的日子比单纯做生意有意思,所以家里也很支持。


好搭档黄香连×张莲珠:

见缝插针唱戏

黄香连是台州人,46岁,是这个团里最年轻的。她因为儿子在杭州读大学,所以2013年在杭州买了房子。刚搬到杭州的时候,人生地不熟,把活泼的她憋坏了,直到加入了艺术团,一下子在小区里打开了社交圈:“原来我人也不认识几个,现在走出去,小区里的人都认识我了,晚上跳广场舞要是领舞的人没来,她们还会叫我上去领舞呢。”

黄香连的老公一家,是出海打鱼的船老大,以前在台州的时候,男人们负责捕鱼,黄香连就和妯娌们负责卖鱼。现在她在杭州唱越剧,老公一开始不支持,后来看她玩得这么开心,也改变态度,很支持了。

黄香连主要唱范派,如果团里演《王老虎抢亲》,她还要负责演王老虎。她的搭档张莲珠,因为要带孙子,上台时间就减少了。张莲珠两个孙子,大的读小学,小的还没满两岁,既舍不得孙子又抛不开唱戏,索性就把小朋友带来排练了。

我问她辛不辛苦,她笑着告诉我,她年轻的时候每天起早摸黑骑摩托车带货做服装生意,“我记得有一年红会医院边上那座桥,桥上的冰没有化,摩托车上堆满了货,车子方向都把不牢,那个时候才叫辛苦呢。”

那时候张莲珠的想法很朴实,多赚点钱,可以和城里一样,把平房改成楼房。谁知道啊,张莲珠自己想想也好笑:“现在大家又想把楼房改平房,因为排屋别墅才值钱呀。”


那些卧虎藏龙的老板娘

跟着看了艺术团一天的演出,我有个感觉,大家家境都不错,看看排练结束后,开出去的车子不是保时捷卡宴就是雷克萨斯。徐团长说,“今天有个团员没来,她女儿女婿很孝顺的,平时都是开着法拉利来接送的。”

徐团长告诉我,团员们卧虎藏龙,很多家里条件都不错,蛮有钱的,好几位老板娘身家上千万,有个老板娘是做厂房出租的,每年房租收收三四百万元。在平时闲谈中,经常听说谁谁谁女儿结婚了,那就给个公司;谁谁谁添了个孙子,那就给孙子也置下两套房子。

也是这么一群老板娘,开开心心吃着15元一份的盒饭,穿戴着自己置办的行头,跑来跑去免费演戏。反过来想,也正是大家都富裕了,所以才可以这么无牵无挂地做公益吧。

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给份盒饭就演!杭州一群身价千万的老板娘为爱发电,公益演越剧

记者 | 钱卓君

摄影 | 毛若皓